JUST苏一苏吾王
粉随正主的自拆自逆杂食党(咦
以及跟不上时代的原著向爱好者

【全职高手】【修伞】指尖微光

*傻白,应该甜。

 

1.

“第一次乘飞机,怎么装得经常乘的样子?急,在机场等。”

叶修正了正身后的大背包,倚着把长柄伞晃悠晃悠,笃定的口气哪听得出半分焦虑。

习以为常的赏他一记眼刀,苏沐秋跟着值机的长队伍向前挪了一步。

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 

2.

旅游本不是什么新鲜事,可发生在苏沐秋身上,就足以让熟悉他的人吓得掉落一地瓜壳烟头。

让苏沐橙来比喻的话,她觉得她亲爱的哥哥就像一头只存在于西方童话中的深山巨龙,此生最大的追求就是集齐天下的奇珍异宝,他横倒在漫山遍野的珠宝堆里,尽情舒展四肢,惬意的打着鼾。而叶修的形容就更不留情面,他认为苏沐秋堪比唐老鸭那闻名世界的富翁叔叔,惜财如命,日常任务是擦拭自己小金库的每一枚钱币,在黄澄澄的海洋中闭着眼,旋转,跳跃,白雪夏夜他不停歇……

对此,苏沐秋嗤之以鼻。

“叶修你少来劲。” 他义正言辞的驳斥道:“明明是‘君子爱财取之有道’好吗?出膛的的子弹必须颗颗都例无虚发!”

诚然,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H市人,他从未离开过这个城市半步。一大半是生计所迫,一部分是个人兴趣,比起旅游,他更乐意在荣耀世界里跋山涉水。

此次出行,纯属意外。

如果忽略掉学历这一客观硬伤,苏沐秋颇有疯狂科学家的潜质。他的脑袋里充满了各种奇思妙想,尤其在精打细算变废为宝这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。也是凑巧,那天下午他研发千机伞不太顺利,干脆下了游戏,到常去的论坛闲逛,瞄见个帖子,标题就相当挑衅:“为‘穷游’正名!秀一秀你的省钱玩乐两不误攻略!”

“穷游”二字,让苏沐秋产生了微妙的惺惺相惜之情——自己不也是为了打造出心仪装备殚精竭虑的抠着每个细节么,两者的苦中作乐还真有点异曲同工之处。苏*攻略达人*沐秋当即脑洞大开挥斥方遒,声情并茂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自己对于X市某个情侣圣地的向往之情,这洋洋洒洒真情实感的一篇小论文,立刻引爆了点赞热情,大家纷纷表示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苏沐秋心中恶气既出,也不恋战,关上帖子又登上了装备编辑器,深藏功与名。

 

3.

作为一个身体力行的坚持着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”这一准则的勤快少年,苏沐秋对于“天上掉馅饼地上捡钱包”之类的天方夜谭,从来都抱着批判的态度。可没有一点点防备的,就在不久后的一个清晨,这份惊喜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邮箱。

带着一丝顾虑,他边啃着肉包,边心不在焉的点开了邮件。

大致扫完内容,苏沐秋震惊了,拿着的包子都差点滚到键盘上。在反复确认自己的打开方式没有出错之后,他吞下嘴里最后一口残渣,一个飞扑跃上了床。

叶修还没起床,被压个正着,苏沐秋一双油手毫不留情的糊上了他的后背,“哈哈哈,叶修!快叫我天才!”

“咳,天才动口不动手。”叶修被拍得云里雾里,只能发出闷闷的抗议。

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苏沐秋压抑着激动,眉飞色舞的将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——原来这次的攻略征集还有奖励,好评前五的会赠送完全还原攻略内容的自由行一份,神枪手秋木苏果真言出必行,居然一枪入魂。

他在叶修嗯啊哦呃的自动回复中,又是稀里哗啦好一通发泄,好不容易冷静后,却犹豫了:“诶,你说我应该卖掉还是自己去呢?”

既然是“穷游”攻略,那自然是能省就省,绝不能浪费边边角角的每一分钱——时间定于工作日,航班在凌晨,住宿是青年旅社,一时半会哪找得到个能接受这么多苛刻条件的人啊?

“去。”叶修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,翻过身去。

“就算飞机票和酒店全包,其他还是要花钱的。”苏沐秋还在纠结。

“去。”

“我已经开始给沐橙攒上大学的费用了。”

“去。”

“复读机啊你!”苏沐秋怒,硬把叶修扳了过来,“给我个理由。”

叶修眼睛都没睁开,一脸苦大仇深,“因为你想去呗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

“够了吧。”

说完,叶修当机立断,把毯子往头上一盖,大有与床缠缠绵绵绕天涯的架势。

苏沐秋怔了片刻,这一问一答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——对了,当初他缠着叶修喋喋不休安利荣耀时,他也是嘴上这般漫不经心敷衍着,行动上却比任何人都支持他的决定……从相遇的那天起,这样的场景就贯穿了他们的生活,当时如此,现在依旧。

走到窗边,苏沐秋拉开挂帘,朝霞倾泻而入。在某人“亮瞎了!”的哀嚎中,他笑着迎来了初夏的第一束晨曦。

 

4.

苏沐橙初二了,正处在人生最敏感的年纪。

所以当苏沐秋试探着说他想和叶修两个人去旅游时,神情掺杂着三分期待七分愧疚,可还没等他表出好哥哥的决心,苏沐橙已飞快的欢呼了,“挺好啊,玩的开心。”她笑得如释重负,“其实我也正想和你说,上次我带来的那个妹子你还记得吗?她搬新家了,约我去玩。”

自家亲妹妹亮闪闪的双眼里写满了具象化的“放我自由放我飞”,苏沐秋的脑海中不禁响起迷之音乐:“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~吾妹叛逆伤痛我的心~”,他咽下喉头老血,僵着脸堆出慈爱的笑容,成全了她的碧海蓝天。

 

5.

苏沐秋坐车喜欢靠窗的位置,可以阅尽街上百态,时不时还指点下江山。因此叶修进机舱的时候特意走在他背后,苏沐秋塞好行李后却让出了入道,示意他先进去,“飞机上哪有什么风景看啊,你坐。”

叶修也不推让,坐下后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,手习惯成自然的溜进口袋,方方正正的触感让他心安过后又泛起了一丝忧伤,“唉,我香消玉殒的打火机啊!”

“有点出息行吗。”苏沐秋翻白眼,“快系安全带。”

叶修懒洋洋的系完,顶着生无可恋脸表示心累,要先眯一会。

苏沐秋正如火如荼的研究着救生衣的用法,没搭理他。等他心满意足的摆弄完,一偏头,发现叶修闭着眼睛睡得甚为安详。

不过这家伙向来诡计多端,苏沐秋先张开手在叶修眼前晃了晃,掌风微微吹动额发,他依然纹丝不动。

真的睡着了?苏沐秋想,也对,是该倦了。

在出门前一分钟他还在帮自己刷着材料呢,最近工会的竞争装备的打造职业联盟的宣传一股脑的砸了过来,他们两个人,尤其是叶修,经常忙得都来不及喝泡面的汤舔酸奶的盖啃雪糕的棍,充分暴露了其骄奢的X二代本性!……关注点好像不对。总之,靠着墙睡应该会更舒服点吧?

苏沐秋继续打量着叶修,即使在常年不见室外光线的家里蹲中,叶修也白得太过丧心病狂,眼下那抹青色显得格外刺眼。苏沐秋迟疑了下,对着他下巴上新冒出的胡茬捏了上去,硬硬的有些扎手,接着,大拇指上移,摩挲起他的嘴唇。

破绽就在一刹那!

潜伏许久的叶修一记蛟龙出海,利落地扣住他的手腕。

苏沐秋懵了。

他用自己并不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将那句“我靠”憋回了喉咙。幸好,大概是航班时间的缘故,都起飞了,他旁边的位置还空着,多少减轻了几分尴尬。

“什么情况,趁我睡着偷摸?要不要脸?”叶修春风得意。

苏沐秋垂死挣扎,“你装睡就要脸了?”

叶修正气凛然的点了点头。

苏沐秋的心跳声都快盖过飞机的轰鸣了,他夺回了身体的自主权,敏捷地拆开安全带,迅猛地起身,一鼓作气逃离了座位。

再回来的时候,他直接丢给叶修一盒水,“喝点水吧,你嘴唇都裂了。”

然后,他若无其事的凑了过来,“你看,外面的白云真白啊。”

你的废话也够废。叶修接过,撕开包装纸,瞅一眼对方红潮还未褪去的耳根,忍着没把嘲讽说出口。

苏沐秋揪着的小心脏,也如窗外破晓黎明,云雾渐散,照进了天边第一道曙光。

 

6.

此行目的地是X市的G岛。

日光、海潮、岛礁、咸湿的风,街边开满了“张X疯奶茶铺”“X小姐的店”之类从名字就散发着浓浓小清新(zhuangbility)气息的小店,这里几乎是每个银镯女子金链汉子心目中的白月光。

两个人到酒店放好行李,轻装上阵。

G岛的最高峰是计划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景点,虽然买联票乍一瞧比较划算,但是苏沐秋经过层层勘测,判断出G岛只有这一处地方有一去的价值。

当然,他的攻略看似天衣无缝毕竟也只是纸上谈兵,在路上他们就遭遇了第一个挑战。

“这鱿鱼怎么长的?比我脸都大了吧?”苏沐秋直咋舌。

摊主小哥麻利地一铲,把鱿鱼翻了面,刷上佐料,顿时香气扑鼻。

苏沐秋虚怀若谷的看向叶修,后者心领神会掏出钱包,“老板,来一串。“

正值青春期的他们,身板赶不上个子,走来转去的,袖子都能扇出风来。苏沐秋拿到鱿鱼的第一件事,果然是和脸比大小——正好挡了个严严实实。

叶修乐了,翻出手机,对准他就是一张,“待会发给沐橙,坐等神吐槽。”

苏沐秋咬了一口,口齿不清地说:“拍可以,现在别发啊,月末你懂的,没流量了。”

“唔……味道不错,你也尝尝。”他递过来。

“我飞机餐吃饱了,待会吧。“ 

“什么鬼。”苏沐秋的手还伸着,“真不吃?”

叶修摇头,手里咔擦不停,笑得耐人寻味。

“……贼眉鼠眼的傻笑啥呢。”嘟囔了句,苏沐秋懒得深究,津津有味地继续嚼着,叶修宛如陈摄影师附体,找准时机又来了几发,笑容越发荡漾。

不一会儿,叶大师似乎不满足于照片,甚至偷偷开了视频,苏沐秋也察觉出了不对劲,疑似没吃药的某人可以无视,为何连路人都频频向他侧目?不黑不吹,平心而论,自己长得是挺拿得出手——菜场买菜通常不用还价阿姨都会主动去掉零头——可现在围观群众赤裸裸的追逐目光已经足以让人发出“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?”之类的质问了……

苏沐秋瞄了眼所剩无几的鱿鱼,露出的串棍斑斑驳驳,捏捏手指,沾着不少粘稠的酱汁——

“妈蛋,叶修,快把手机还我!”苏沐秋的眼神变得犀利了!

叶修大爆手速,抓紧送出了最后一条信息,才悠哉道:“苏沐秋同志,淡定淡定,你想要我会不给吗?“

”少废话!“苏沐秋抢回手机,凝神端详,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——屏幕上的他歪头咧嘴,埋头啃着一根鱿鱼须,酱汁满溢全脸开花,不难想象出两者之间经历了多么深彻透骨的灵魂碰撞,摩擦摩擦,似魔鬼的步伐……

“你大爷的?!”苏沐秋体内洪荒之力嗡嗡作响,满腹脏话呼之欲出,正酝酿大招呢,苏沐橙的QQ头像也闪了起来,“2333333333表情包GET√”

“叶修你还是人吗!!!”仿佛与他的悲鸣相呼应一般,中国移动也欢欣鼓舞的同步发来了贺电:尊敬的客户,截至XX日XX时XX分,您当月手机流量已超出套餐XM,套餐外流量按主套餐标准计费……

 

7.

这两人吵吵嚷嚷打打闹闹间,不知不觉也登上了R岩的半腰。

对于两个战斗力为0.5鹅的宅男来说,实属不易,可喜可贺。

有一段路特别崎岖,叶修率先爬了上去,转过身来,握住苏沐秋的手,扶了他一把。

苏沐秋从鼻腔里哼了声,但他并不是小心眼的人,相处久了,也导致他早对前面的小插曲司空见惯,所以更多的还是试图掩盖内心的小雀跃……等等?这家伙塞了个什么东西过来?

“哎,这不就是刚帮你擦脸的纸巾。”叶修恳切地说,“一路上真没找到垃圾桶。”

……苏沐秋竟不知该选择让谁狗带。

 

8.

固然心比较脏的那个容易在嘴炮战中占据上风,但所谓“天道好轮回”,很快,叶修也自尝苦果了一番——

蔼蔼雾气中,他指着远处一尊石碑道:“可算看到希望了,累就一个字。‘观金星台’?这儿还能看星星?谁那么蠢半夜自虐?”

他们走近了,碑上的字逐渐清晰了起来,临风傲立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,四字箴言字字珠玑不寒而栗刺瞎双目:

观。全。景。台。

“来吧!大声告诉我!蠢的是谁!”苏沐秋衣袂飘飘,声声振聋发聩。

叶修抚着根本不存在的胡须,作深邃思索状: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。”

“还智呢?痔者吧。”苏沐秋扬眉吐气,喜滋滋地打着字,打算在亲妹那里挽回点颜面,岂料她的留言更令人缄默:“哥,我去吃饭啦!阿姨好客气,特地给我烧了自燃牛肉和小葱炮弹~(*/ω╲*)”

……卖萌也是没用的,沐橙。他忧郁的想着,回去再给她报个补习班吧,苦谁都不能苦孩子。

 

9.

终于抵达顶端高台,岛屿景致海天风光一览无余,美不胜收。两个人合了张影,艳阳高照,在最美好的年华,他们面对镜头笑得意气风发。

这张照片,和去返票根,在今后的很多年都占据了叶修钱包中的一席之地。每当他回忆起此刻种种,便觉青草香气迎面扑来,感怀却不感伤,怀念却不留念,遗憾却不缺憾。他想,倘若苏沐秋真如自己所言,是唐老鸭的吝啬鬼叔叔,那这场出游便是那枚幸运金币,两个人的追梦之旅,不经意间翩然启程。

 

10.

回到地面,向海边前进,运动量激增超负荷,两人都气喘吁吁,叶修眼尖,捕捉到路边野生椰汁一碗。

插好管子,他吸了口就不满地蹙起眉头,“超市里都是骗人的?原来纯天然的啥味道都没有啊?”

即将与真正的大海第一次亲密接触,狂沙雾都出生的某人难免兴奋,一阵小跑。他顺手一挥,碗扔了过来。

苏沐秋接稳,哧溜一声,晶莹甘液滑入心扉。咬着吸管,他腹诽,什么品位,分明……甜到齁。

 

11.

“好黄的海啊!和H市的江没啥区别嘛。”

抵达目的地,轮到苏沐秋抱怨了。

叶修不以为意,他倒是很喜欢这儿的氛围,脱掉鞋子,他赤脚踩上沙滩,细软白沙好似踏在绵密云端,轻轻搔动他的思绪。

苏沐秋跟上他,“不行了走不动了。”他说,“坐会吧。”

他拎着鞋,找了块相对来说较清静的沙丘,大大咧咧的坐下了。

叶修挤到了他的身旁,苏沐秋不自在的挪了挪,问道:“无奖竞猜,海的对面有什么?”

“T市?”

眼珠滴溜溜转,他答得狡黠:“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,有一群蓝精灵~”

叶修没有笑。

他沉吟了半响,转移了话题:“听说马尔代夫的海才叫清澈见底。下次去那儿吧?”

“喂喂,败家子啊你?这种高大上的地方人家都是蜜月才去,你瞎凑啥热闹。”苏沐秋拒绝得不假思索。

叶修却笑了,“败家?哪个家啊?你家,我家,还是我们家?”

这笑容如肥皂泡泡般须臾绚烂,转瞬即逝,破碎得飞快。下一秒——

海风拂来他突兀又温柔的告白:“我喜欢你。”

天天天天天!天崩地裂!天昏地暗!天愁地惨!天惊地动!天旋地转!天天天天天了噜!

理智君炸裂了!它边大声咯咯笑着奔跑边朝苏沐秋奋力挥手:“啊哈哈哈哈,来追我呀!”

苏沐秋追不动。“噗通”声响彻胸腔,他正专注于自己的脸红大业。

怎么办怎么破,要么,装傻大法再次上线?

不。够了。君心似吾意,何必再矫情?

对方一击脱离,好整以暇的眺望着粼粼波光,如果不是注意到他张开又攥起的拳头,自己还真以为这家伙成竹在胸,乃至没心没肺。

苏沐秋解下外套,抖开,盖在彼此之间。

随后,探入自己的右手,拉过对方的左手,嵌入指缝,合拢收紧。

天色渐暗,海潮漫上他的脚踝,湿湿的冷。可指尖传来的温热这般踏实,让他觉得无论是懵懂的恋情,还是朦胧的未来,此刻都尽在掌心。至于其他的,慢慢来,总会有的。

“……我也是。”

在他们身后,最后一抹落日残晖正缓缓消融于暮色中。


FIN

评论(7)
热度(131)
© Ichigo_☆ | Powered by LOFTER